无悯

我喜欢你,TI

加好友吗?
我不算大神,但是我想和你们一起玩~ヾ(*ΦωΦ)ノ

码了将近有3000多字的车结果没存上((●—●)什么破石墨)原稿还丢了一张(为了防止意外我一个字一个字写的)我擦
失去了求生欲望的我

SICK

发个刀子证明自己还活着
并不是太痛的
(ง •̀_•́)ง一脸诚实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公寓。

  并不华丽却摆放精致的大厅内,有阳光透过窗户温柔地洒向地板。有些黄金的饰品反射出金色的光,窗外是一小片花园。虽然阳光正好,天气晴朗,门外依然不时地传来一些嘈杂的声音。一位发泽金黄,容颜俊美的男子慵懒地卧在沙发上,身上却穿着与周围环境不符的黄金铠甲,脸上似乎还带了一些不耐烦。不过终于在他的忍耐程度中,嘈杂适时停止。不一会儿,一位体态娇小的少女打开房门走了进来,微舒了口气解除了藏青长裙外的银白铁甲。少女偏头看了他一眼,轻声开口:

  “他们走了。”

  “……那还真是便宜了他们。”说着冷哼了一声,“这群杂种。就应该被杀死再……”

  “闭嘴。”阿尔托莉雅皱着眉看向他,“你这个人怎么老是这样?如果再打就真的没法收拾了。”

吉尔伽美什不屑地冷笑: “那又如何?他们能与我们反抗?”

  “你·闭·嘴。”

  “……嘁。”

  “还有,反抗也是针对你,别拉上我。”阿尔托莉雅推开窗,让阳光倾洒在屋内。心情稍微好了些,摆弄起阳台上的一株盆栽。然而她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难以言说的情绪,被她深深地埋在了眼中的深潭里。
  吉尔伽美什站起身走向她,黄金铠甲由于相互碰到产生了一些较大的声音。声音在她身后停下,由于习惯了她会挥手用力挡开他的手,就这样伸着停在了她的耳侧。然而意外地——

  “怎么?不打开我的手吗? ”

  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 “……英雄王。”阿尔托莉雅转过身,冷静而坚定地看着他:“告诉我,你到底怎么了。”

  “我怎么了?我根本没有任何问题的好吗?反倒是你——今天怎么这么听话?”

  “……你今天有点反常。”阿尔托莉雅,用力抓紧了他要收回的手腕。

  “嗯?哈哈哈哈哈哈哈,Saber你终于肯关心我一下了吗?不愧是吾妻,不来换个更暧昧的方式吗?”

  “……英雄王,你只有在别人面前会称呼我为吾妻。”

  “…………”

  “你也只在心情特别好的时候才会这么顺应我的话。
  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 “别逞强了,我看得出来的啊!!!”阿尔托莉雅着急起来,向前迈了半步,“为什么要逞强啊?!明明已经撑不住了为什么……诶?!吉……Acher!怎、怎么了?!”阿尔托莉雅一下子扶住突然间猛烈咳嗽的吉尔伽美什。然而无奈他的身体重的像石头,稍微一个不稳便被他压在了身下。
  阿尔托莉雅试着想扶起他无力的身体,但却完全推不动。直到他咳声渐渐消失,呼吸略微安稳了些,和他用力一同坐起,用双臂的全部力量扶着他。

  “喂,Saber。”他垂着头,嘴角留下鲜血。

  “怎么了?”阿尔托莉雅担忧地问着,“到底怎么了?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 他却不语。

  阿尔托莉雅心急如焚,焦急地捧起他的脸:“到底怎么回事?昨天还好好的,你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?”阿尔托莉雅越说越失控,眼眶渐红:“告诉我啊……你到底为什么不告诉我!?”

  啪嗒。

  眼泪滴落。

  “……Saber。”

  “嗯,我听着呢……我听着……”阿尔托莉雅泪如雨下。

  “让我叫你莉雅吧。”吉尔伽美什抬手搂住她。原本应该有着烫人温度的手,此时却冰冷异常。

  “好……”
  阿尔托莉雅强忍住哭声回应。

  “莉雅,”
  吉尔伽美什用尽全力微微推开她一段距离,在他的情况与害怕中蜻蜓点水般给了她一个吻。

  “我爱你。”

  “我知道,我知道啊,”阿尔托莉雅一边哽咽一边说着不清晰话,“你都说了这么多遍了,我知道啊……所以……诶……?不要…不要……不要!吉尔!吉尔伽美什!不要!!!”

  上一秒,嘴中还有他的血的味道。

  转瞬间——他消失了。

  手腕上好不容易习惯的让人安心的冰凉一同消失。回过神时,已散为虚无。

 
  记得那天她拼命往回拽着自己的手,他“咔嗒”一声将手链扣在她的手腕上。
  记得那天他在自己额上的一吻,略带狂傲的高兴的表情,和口中低喃的“吾妻”。
  原来留下的,不仅仅是一句似乎已经听腻了的我爱你。
 

  “我………
因为那该死尊严……直到他离开,都没能让他听到我说出他的名字……”
 

金剑 四

深夜更文
fufufu芙芙芙芙芙(???!!!)
这要是屏蔽我就没有办法了(╥ω╥`)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“干、干什么!?”
  铁链“哗啦啦”向下一拽,阿尔托莉亚用全力反抗,还是被迫屈膝跪了下来。
  剑身由于魔力消耗不足,逐渐消失。吉尔伽美什伸手抓住一条铁链,单膝跪下,由于依然高很多而挑起她的下巴强迫她与他对视:

  “如果你自己走进去的话……我可以考虑温柔一点哦?”

  “我进去有什么用!?”

  “记得我说的话吗?————这里的四楼……不太干净哦?”

  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 吉尔伽美什微笑,更加贴近了她的脸。“当然是和你在床上互相……”

  “!……你!!!
  “……你以为我会乞求你禽兽般的行为吗?”阿尔托莉亚用力一扭头,仿佛在摆脱一只缠人的章鱼触手。

  “呵,我就知道。”
  吉尔伽美什早有预料地冷笑一声,“那我再退一步如何?你来选择温柔一些…还是…?”
  说到最后,吉尔伽美什饶有意味地舔了舔唇角。
  阿尔托莉亚再也忍不住飞红了脸,脑羞成怒地大喊:“我才不会让你做那种事!”
  吉尔伽美什将指骨节抵在唇上:“你觉得做与不做是你能决定的吗?”
  “我……”阿尔托莉亚无法回答,正犹豫中忽然感到身上一松。刚刚缓过神来想站起身,吉尔伽美什嘴角一勾——俯身将阿尔托莉亚按回地上。
  到手的宝贝怎么可能让她逃掉。
  手指一勾,挑开了阿尔托莉亚肩上的细带。
  “你这!唔唔唔!!!”
  吉尔伽美什终于触摸到期待已久的滑嫩的肌肤,比想象中还要柔软的感觉让他呼吸有些紊乱。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交融着唇舌,手指挑弄着她的小草莓。阿尔托莉亚被他硬生生别回踢到一半的腿,好不容易喘口气,剧烈的呼吸中传来他的话。
  “都这样了,还不打算投降?”
  感觉到衣物的束缚感陡然减小,猜测他大概是彻底撕碎了上衣。继而他的脸离开了她的视线,乳/尖传来一阵温润软糯,时不时会有令人发痒的摩擦。第一次的感觉让阿尔托莉亚异常敏感,胳膊像水一样软的抬不起来,身体开始微微颤抖。
   “滚,滚开啊…呜……别这样……住手!别、等等……”
  吉尔伽美什感受到嘴中的一小部分逐渐发热肿胀,留下一小口唾液拉起一根银丝。
  阿尔托莉亚感受到液体冷却的冰凉,红着脸稍微呼出一口浊气:
  “你这个……下流之人……”
  吉尔伽美什笑得似乎竟带存温柔,一手扣住她的双腕按在她头顶。未及俯身,阿尔托莉亚猛地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他,面颊虽然通红却依然一脸不屈:
  “你再过来我就非要咬下你的舌头!”
  “呵呵……”吉尔伽美什低笑了两声,忽然一俯身,面对着她惊颚的小面孔仅隔出几毫米。
  发丝垂下,半遮着脸。略有温度的鼻息喷洒在她的脸上,嘴唇轻启:

  “你咬我啊……”

  阿尔托莉亚看着他蛇一般燃烧着烈焰的赤色竖瞳,心脏漏跳了一拍。
  像……红宝石。
  这样想着不由得仔细观察起他的脸。
  “……”
  ……真精致。
  阿尔托莉亚咬了咬下唇。
……

  这样才更让人恶心。

屏蔽呢……
我写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?Ծ‸Ծ

失踪人口加我一个!
考完试,当天就给你们发文!!!
等着我!!!下周四我们就开考了!!最多考三天!三天后给你们糖!不超过两个星期发车!!!我保证!


其实我是满心绝望的,从甲班调到乙班,马上要去平行班了,依然不想努力的我打算给你们一点糖。

【金剑】二

这几天拿不到手机,
用手硬生生的写了七八篇稿子。(*°∀°)=3
手腕子好痛(・∀・)〖并没有〗
留个悬念(*°∀°)=3
大家觉得开车好还是不开车好呢?^ω^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阿尔托莉雅看着他那仿佛烧起来一般的火红的瞳孔一脸茫然。她不知道,吉尔伽美什现在真的要烧起来了。
雪白细腻的脖颈似乎的邀请他留下印章。精致的锁骨露出一半,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试试。疑惑的神情让绿如幽潭的深眸蒙上一层薄雾,显得迷蒙又游离不清。嘴唇微启,在他俯下身来的一时间,紧紧闭住,眼眸波光流转带上了几分愠怒。

“干什么!?”
阿尔托莉雅大声质问。

吉尔伽美什强忍住冲动微微一笑:“找东西啊。”
“你这才不是想找东西吧!?”阿尔托莉雅单手用力推着他的肩膀。敏感地查觉到自己的弱势和随时都在流失的魔力,生怕他一下子用剑把她刺穿。不知为何,不敢直视他,阿尔托莉雅别扭地抿了抿嘴。吉尔伽美什颇感愉悦地又将另一只手摁在墙上,一边低下头:“你慌什么,怕我?”
阿尔托莉雅一下子就来了火气,耸起肩大声反驳:“我才没有慌!!!”
“呵呵……”吉尔伽美什得到了想要的效果,看着她微红的面颊和嘴边的不满,身体告诉他要做件事。

让他清楚自己的处境和现在的状况。

迦勒底备战室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刚刚从浴室里出来的吾王
迎面撞上了吉尔伽美什……
ヾ(*ΦωΦ)ノ
嘿嘿嘿,第二张图不解释😏

【金剑】一

……
自己在家打了好几篇稿子
天知道我写的时候发生了什么(┯_┯)
我到底删了几次改了几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……阿尔托莉雅就差几步就能离开教会的瞬间,身前突然出现一阵伴随着金光闪闪轰鸣。浓烟散去后,前方就出现了数十柄形状各异的宝剑。未及回身忍住脾气礼貌性的回问,一阵“哗啦啦”的声音便将她提到了半空。
  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阿尔托莉雅一脸不好,大声反问:“教会范围内停战!你白痴吗?!”
  吉尔伽美神蛮高兴地看着她一脸的愤怒和质疑,用挑逗般的语气调戏:“我也没说要杀你啊~”
  “那你要怎样?”阿尔托莉雅警惕的盯着他,心中半是放心半是担心。
这家伙……眼里可从来没有规矩。说不定一个不高兴就把她刺成筛子。
但毕竟这里是教会,他应该不会轻举妄动。
  这样想着,吉尔伽美什的话音入耳:“只是想和你说——这十年你是想让我白等吗?好不容易来一次了……”不知何时走到她眼前,用手指抬起她的下巴,“至少多待一会吧?”
  阿尔托莉雅满脸嫌恶地躲开他的手,死死的盯着他:“多谢!但我有事要做,就不多留了!!!”
  “呵。”吉尔伽美什不急不缓的说:“那么……让我跟着你如何?”
  “……你脑子抽了吗。”
  “怎么会?”吉尔伽美什一下子松开锁链,“我也有事要办。”说着用手摆弄了一下头发。
  “……好吧。”阿尔托莉雅无奈地背过身去,“我可不想和你这种人斤斤计较。但是,怎么确定你不会突然杀我?”
 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吉尔伽美什也不傻。自然,他清晰的听到今天她为什么回来教会。当然是因为——

  她没有Master了。

  所以,她来教会申请这个“慈善”的教堂主帮她一个忙。她希望就会多费心保护她那个已经解除契约了的小Master,不然自己以后也不太安心。
  吉尔伽美什在后面贴近他的耳朵,轻声低语:“凭我——是你未来的丈夫。”
  阿尔托莉雅反手——被抓住,吉尔伽美什早有预料的抓着她冷冰冰的铁手套——
  “真不禁逗。”
  说着,嘴角的笑容深得仿佛要吃了她。

  阿尔托莉雅立刻抽回手,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,走出了教会大门。
  ……
  站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,阿尔托莉雅刚刚开口“师傅……”吉尔伽美什立刻抢音:
  “去金塔酒店。”
  “………………把他送到那里就好,我的话就请到柳洞寺那里,谢谢。”
  “不用你了,我送她。”
  司机感到背后一阵阴冷,有些不知所措:“啊,这个……那位小姐……”
“你不用听……啊,不,不了,听他的吧……”
  吉尔伽美什用力抓紧她的手腕,让她不得不同意。
  毕竟不想惹出什么大事,阿尔托莉雅在这点还是能勉强忍一忍的。此时的阿尔托莉雅身穿蓝色小裙,不矫柔造作的长袖白色衬衣,纯白的连体袜,蓝色的半高跟小皮鞋。既没有护甲,又没有战斗灵装,吉尔伽美什紧握着她的手力度增加,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。
  “英雄王,请自重!”阿尔托莉雅,咬牙切齿地小声说。
  吉尔伽美什明明没得寸还进尺:“你说什么?”
  阿尔托莉雅用力想抽回自己的手:“我让你滚远点!”
  吉尔伽美什抬手拢住她的肩膀:“再说一遍?”
  “……滚开。”阿尔托莉雅斜眼一记眼刀。可惜再锋利的刀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一朵花,二人在暗处暗暗较着劲。司机尴尬地咳两声,干笑了一下说:“……两位还真是般配啊……那个,快到了……”
  阿尔托莉雅皱着眉,一脸忍受到极致的表情陪他下了车。
  “有什么事快去快回,我没多少时间了。”阿尔托莉雅站住脚沉声说。明确的感受到魔力的大量流失,有些难受。
  竟然——因为这种原因脱离战争……还真是……
  ……还没有拿到圣杯。
  ……可恶。
  吉尔伽美什站在一节台阶上,静静的看着那翠绿的眸子波光流动,直到回神。
  “怎么不快去?”
  恶魔般的笑容展开:“我要你陪我去,女人。”
  “……能不能别女人女人的喊我?”阿尔托莉雅厌恶的眯了一下眼,:“恶心。”
  “呵,不把你与那些杂种并列是你的荣幸,你还想怎样?”吉尔伽美什不满地垂下眼。
  阿尔托莉雅冷笑一声:“那还真是多谢啊,英雄王。”
  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,不耐烦地歪了一下头:“废话多死了,去不去?!”
  “不去!”
  “不去也得去。”吉尔伽美什不由分说的拉起她的手腕拽上了台阶。“好好表现小心被别人发现哦。”语气中带着一丝愉悦。
  “什么意思?”阿尔托莉雅用力挣着手,无奈他太有力。
  “这里的四楼……可不太干净哦。”吉尔伽美什意味深长地笑了笑,回头抛下一个妖冶的眼神。
  “……”
  丑死了。阿尔托莉雅这样想着,一路被拉入电梯。
  到了四楼,吉尔伽美什径直走向略靠里的一间房间,在衣袋里摸出一  张卡划过读卡器,打开门就走了进去。阿尔托莉雅一个猛劲抽回手,站在原地不动。
  吉尔伽美什回过头一脸不满:“干什么?”
  “……我就不进去了。你有事的话就快点,我没有多少时间了。”阿尔托莉雅心中升起一股不太好的欲感,又向后退了一步。微微注意了一下屋内的情况,又说:“房间里没人吧?你要找东西的话就快点。”
  吉尔伽美什一笑,向她走了过来:“啊,的确有要找的东西。”
  阿尔托莉雅被逼退到墙根:“干什么又过来?”
  耳边重重的一声,阿尔托莉雅“弱”小的身体被他罩在身下,没有了回转的余地。吉尔伽美什俯身在她耳边低语:“倒是有一件丢了十年的东西…………”
  阿尔托莉雅一惊,反射性地撑开他的肩:“十年前…的东西?”
  “……”
  吉尔伽美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,突然来了兴趣:“对,就在这里。”
  阿尔托莉雅皱着眉:“那你来找我干什么?”
  吉尔伽美什抓住她的一只手摁在墙上,身体抵过她单手撑的力量又俯了下去:

“当然是因为这件东西……就在你身上啊。”